癌症三问

 

本周是第22届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。最新数据显示:近20年来,我国癌症发病率逐年上升,每年新发癌症病例约为310万人、死亡病例约为200万人。

 

上海市抗癌协会秘书长龙江介绍,申城癌症防治水平总体呈提升态势。提升部分,35%来自于一级预防(饮食结构、运动等方面进行调整),53%来自于二级预防(早期筛查、普查),而创新手段、规范治疗等可提高12%的病人预后生存。

  

癌症作为生命难题,人类正逐渐了解它、破解它,然而在找寻治愈癌症的方法时,质疑与困惑的声音亦常伴左右,针对中晚期癌症,现有化疗、放疗手段是否真见效?早期诊断与过度诊断,边界如何定?生命难题利用技术真能找到答案吗?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向有关专家提出三问。

  

一问:中晚期癌症放化疗“性价比”几何?

  

癌症研究,向来是国际医学前沿与焦点。医学技术为部分癌症病人带来较大改观。然而,一些未能找到早诊早治有效手段的癌症,改善生存率仍困难重重。费用高昂、副作用不轻,“成本较高”的放化疗,真的对中晚期癌症治疗有效吗?国内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举例:廿年前,胃癌诊断仅需400余元,而今要上千元;胃癌化疗从廿年前的百余元/次提高至现在的至少万元/次。诊断精度提高了、化疗副作用减轻了,但五年生存率并未显著提高。美国国家医学院、科学院双院士柯林斯更是犀利指出:迄今,临床普遍推行的化疗方案,对许多癌症并无效果,通过化疗可提高生存率的癌症仅占5%,另有95%对化疗无效。

  

以胰腺癌为例,因发病隐匿、早期诊治率相当低,数十年来病人五年生存率仍不足5%。许多胰腺癌病人对化疗并不敏感。龙江认为,即便知道化疗手段对许多胰腺癌病人无效,但只要少数病人有效,这种尝试也不该放弃。医学的宗旨,便是对每个生命尽最大努力。瑞金医院肿瘤科主任张俊则表示,如今,国内癌症治疗尚存在很大上升空间,放化疗在部分癌症中的疗效很好,可先进药物无法第一时间提供给病人、一些药物尚未纳入医保,这为病家带来沉重打击。

  

且不论放化疗效果几何,治癌成本飙升已是不争事实。中国工程院院士汤钊猷教授认为,医学除却技术外,更涉及经济、伦理等多重因素,因此在实施医疗计划时,政治、经济等外因亦难免不受影响。欧美国家费用上涨的“老路”,我国无需重蹈覆辙;综合卫生经济考量、实行合理诊治,才符合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。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胡善联教授则表示,医学并非“消费买卖”行为,昂贵费用并不一定会换来良好治疗效果,无论国家还是病家,无需盲目跟风,还应考虑自身情况合理选择。目前看来,将费用放在预防与早期诊断上,显然更符合我国实际情况。

  

二问:诊断手段发达会否造成过度诊疗?

  

甲状腺癌、前列腺癌等多种癌症发病率走高,论及原因,多位癌症诊治专家提及了一点:诊断手段的日趋先进,使得曾经不被发现的疾病“曝光于众”。早期诊断、过度诊断,两者间的边界到底在哪?医学界对此定论不一。诊断手段更新换代,令曾经不多见的疾病变成流行病。数据显示:韩国在过去廿年中,甲状腺癌的发病率提高了15倍,分析原因发现,这一现象主要源于1999年韩国政府启动的甲状腺癌筛查。

  

合理诊断与过度诊断,是否仅差一步之遥?肿瘤医院头颈外科王玉龙副主任医师说,诊断本身作为认知疾病的技术,并不该“背黑锅”;发现疾病,是人类探索认知自身的过程,随着技术的进步,探索步伐不该停歇。诊断后的治疗,是关乎过度医疗的核心环节。以甲状腺肿瘤为例,良性肿瘤无需开刀,即便是恶性肿瘤,也未必非要开刀,根据肿瘤所处的“地理位置”、是否转移等诸多因素,综合考虑最终确定病人持续随访还是开刀手术。

  

技术只是工具,诊治理念存在于医生头脑之中。因此专家认为,从现有国情来看,我国针对癌症的诊断技术水平并非过度而是远远不够;但恰因各地医生水准参差不齐,导致诊断后的过度、不当治疗广泛存在。再以甲状腺癌为例,良性肿瘤被切除、恶性肿瘤需开刀者却随访,屡见不鲜。把握好过度诊疗的“一把尺子”,根源还是提升医生整体认知水平,而非因噎废食放弃诊断技术。

  

三问:昌明技术可否缓解病家内心恐惧?

  

医学兼备技术与人文双重因素,技术发达,可否缓解病人内心恐惧?现实状况往往并不如此,选择多样与走投无路,成为不少病家的真实写照。肺科医院林医生,常年在临床一线问诊肺癌病人,他坦言,许多病人与家属走投无路,会轻信所谓的秘方、偏方等,导致药物毒副作用叠加,弄巧成拙。相形之下,另一种情况也偶有发生。曾有一例病人令他记忆犹新:这位病人在接受第一阶段化疗后,肿瘤明显缩小、病情稳定。林医生建议他带瘤生存,但病人因害怕疾病复发,四处打听最终选择并不合适自己的放疗,副作用频发,情况急转直下。

  

患上癌症,治疗的道路只能选择一种、且不可逆转,许多病人家属对此深有感触。怎样基于对疾病的科学认知上,科学选择最适宜技术,最大程度帮助病人延长生命?张俊认为,针对中晚期肿瘤患者,国内医学界基本主张患者带瘤生存,将癌症逐步转为慢性病。随着认知的不断深入,期待未来“谈癌色变”的心理会有所缓解。

  

医圣希波克拉底为后世医生留下的警世恒言,“不要在病人身上做得太多”。医学专家表示,癌症治疗要避免不足、亦要避免过度。强化筛查与早期诊治,可大幅提高病人生存率,实现事半功倍的功效;而针对晚期癌症病人,减少痛苦、提高生活质量,比一味追逐遥不可及的五年、十年生存率梦想更实际,这是尊重病人的选择,更是人文社会对生命的致敬。

 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

来源地址:癌症三问



图片

Contact 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