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自说 | 医学科普最终的目的,是为老百姓 “治未病”

2019/9/13 1:56:22

自说 | 医学科普最终的目的,是为老百姓 “治未病”

受访者小档案:

王韬,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部主任,上海市科委、科协指导下的医学科普类公众号“大医小护”主编。

“大医小护”主编王韬


并非简单延续

上海观察:“大医小护”与在六院拍摄的《急诊室故事》,是怎样的关系?

 

王韬:全国首档大型急救纪实类纪录片《急诊室故事》在我院拍摄之后,作为医生,我们也开始意识到医学科普的重要性。

 

《急诊室故事》获得了上海市医学科技奖二等奖,在社区居民微博网民中口碑都不错。上海市科协、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、上海市医学会科普专委会还共同召开《急诊室故事》科普价值研讨会,中国科协科普专委会专门就《急诊室故事》赴六院考察指导。针对《急诊室故事》对社区居民影响程度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,88.28%认为“学习急救技术非常有必要”;90%认为“纪录片中急救知识非常有用”;70%看完《急诊室故事》对医护人员 “看法改观”;病人投诉率下降20%。

《急诊室故事》或许可以拍第三季、第四季,但作为一个电视节目,它总会播完。趁着节目热播这一契机,我们开始系统地着手做科普,通过《急诊室故事》的拍摄经验,我想我们会比过去更懂得如何把科普做得贴近生活、易于传播。所以,“大医小护”并非《急诊室故事》的简单延续。


医学是科学,不是神学

上海观察:医学科普为什么重要?

 

王韬:对于患者而言,通过科普可以学到医学知识,特别是如何应对突发应急类事件。对医生来讲,也可以受益,因为好的科普必定是临床医学工作的“助手”和有效补充。

 

当下最重要的一点是,医学科普能够让大家明白:医学是科学,不是神学;医生是人,不是神。这会让患者在就医过程中调整自己的预期,更好地配合医生。所以从长远来看,医学科普还能够改善医患关系,促进社会和谐。

 

举个例子,很多人到医院看病,是以当场就医的体验来决定对医生和医院的评价的。看完《急诊室故事》后,不少观众就能把局部的就医体验放到一个大环境中去体察,对医院和医生的看法由碎片化变成系统化了。


最终目的是 “治未病”

上海观察:哪些内容需要通过医学科普进行传播?

 

王韬:医学科普确实是个宏观的概念,什么病看什么科、如何与医生交流病情、怎样叫救护车……这些都需要科普。古训有“上医治未病,中医治欲病,下医治已病”,医学科普最终的目的,是让老百姓通过科普“治未病”。

“大医小护”护理项目负责人,上海市护理最高荣誉“左英护理奖”获得者魏薇萍

 

上海观察:但是大众对医学的认知,还是有不少误区吧?

 

王韬:没错。比如,真正有利于国民健康的“治未病”,很多人并不重视。有人说,中国人95%的医疗费都用在临终抢救上了,这就是因为,普通老百姓一般认同有形的东西,对无形的东西不太认同。

 

看病是去大医院还是小医院?这个也存在误区,很多人只认大医院。现在国家提倡分级诊疗,但执行起来还是有困难。我们以后也将有针对性地进行科普,为患者节约时间、经济和生命成本。

 

还有救护车,一些患者不科学的认识使得本该救命的救护车出现大量空跑现象,救护车有时只承担了运送功能,甚至送病人出院回家上楼。使用救护车要注意哪些问题?什么样的情况下不需要叫救护车?这些也需要进行科普。

 

对一些慢性病或老年患者来说,很多护理康复其实是能在家里解决的,如果把这些发生在家里的护理康复问题解决了,就能减轻患者的病痛,患者不用老去医院了,也能节省公共医疗资源。


医学工作者的本职

上海观察:因为大众的科普需求,现在市场上也有不少媒体、自媒体在做这块内容,由医护人员做医疗科普,区别在哪里?

护士徐庆宝在为MV录音

王韬:这是医学工作者的本职工作。虽然医学科普有一定的专业门槛,但是作为医生,我们不能把问题抛给病人,不能说“病人怎么连这都不懂就来找我看病了”,医生有责任为患者做好医学科普。我个人一直有个理想,就是把医学科普学术化,让它不只是医学的一个附属品,而成为独立的学术化专业。

 

上海观察:与学术化相对的,是什么?

 

王韬:我把它叫做“自由化”。 现在全国大约有400多档医疗养生类电视节目,它们也起到了医学科普的作用,相关的自媒体也层出不穷。这些节目或推送有时为了吸引眼球,偏爱传播一些比较劲爆的信息。

 

但是学术化医学科普的原则是科学性和传播性,并且需要评估效果。我们谈论的必须是科学的而不是流派性的东西,必须得有定论而不是处于争论状态的议题。科学的东西未必都可以传播,但你传播出去的东西必须是有国标和行标的。同时也应该是易于传播的、老百姓需要的,即便零基础也好学易掌握的。

 

上海观察:效果如何评估?

负责在线科普问答的谭耘

 

王韬:嗯,这需要有数据分析。“大医小护”目前正在田林社区试点,针对健康知识对特定人群进行调研,看看效果到底如何。在效果评估方面,国外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。

 

上海观察:作为医学科普品牌,“大医小护”下一步计划是什么?

 

王韬:“家庭医生”是我们下一阶段将进行科普的重点。我们已经在田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家庭医生开始了相关合作。

 

通过发挥家庭医生的桥梁作用,我们能了解家庭康复护理的相关需求,再来有针对性地进行医学科普,从而进行反馈和调研。我们希望到明年能够就相关议题拿出一些具有学术价值的成果。